学苑新报、学苑教育官方网站
  您好,尚学苑欢迎您!联系电话:0311-89179939,订报热线:0311-89179882
过来人记忆:你梦见过高考时做不出题吗

作者:未知     来源:网络    2016-04-11

  近日读《曾文正公全集》,读到曾国藩日记一则,大笑不止。
 
  梦在场中考试,枯涩不能下笔,不能完卷,焦急之至,梦醒。余以读书科第,官跻极品,而于学术一无所成,亦不能完卷之象也,愧叹无已。(庚午正月)
 
  写这则日记时是同治九年(1870年)正月,曾国藩虚岁六十,几年前因剿灭太平天国有大功于清廷,封世袭罔替的一等毅勇侯,此时的职位是武英殿 大学士、直隶总督。可谓名满天下,功勋盖世。用他自己的话来说“读书科第,官跻极品”。作为一个农家子,他的人生在那个时代的价值体系里,是十分圆满的。 读书能够中进士,入翰林;书生典兵,能够为朝廷平定大乱;当官做到了一品大员的大学士(俗称宰相)。还有什么遗憾呢?可是,到了离他辞世前两年,偏偏还做考试不能完卷的噩梦。
 
  之所以读罢大笑,是因为我也常有类似的梦境,以前浑然不解,读这位晚清名臣、大儒的日记,心中释然了。
 
  我隔一段时间就会梦见自己参加高,而且在梦中明明知道自己大学毕业多年,可偏偏还要考试,拿到试卷——多是数学和外语卷子,一个题也不会解答,心想这下完了,肯定考不上大学。如曾国藩梦中那样,焦虑之极,然后梦醒了。
 
  中国古人说“日有所思,夜有所梦”。由此历代有无数江湖术士有种种解梦的理论,其中不无牵强附会之说。西方著名的心理学家弗洛伊德写过影响颇 大、堪称“解梦”学最权威的著作《梦的解析》,他认为:梦最主要的意义在于梦是梦者愿望的表达,这经过或许是曲折的,间或有许多动人的故事,梦中的情景仿 佛一幕现代派风格的荒诞剧或者一个最难解的斯芬克斯之谜一样。
 
  反复在梦中出现甚至伴随终生的场景,一定对其影响极大。在二十多年前我参加高考的时代,高考是农家子弟跳出农门、改变命运最重要的途径。那时候 才真是“千军万马挤独木桥”,挤过去到达彼岸,就成了“国家干部”,吃商品粮;挤不过去,哪怕有满腹诗书,也将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。二者的命运可用天 壤之别来形容。因此,那时候高考的重要性和古代的科考差不多,其对一个人乃至一个家庭的重要性,怎么说也不为过。
 
  因为极其重要,也就为之焦虑、紧张。哪怕是平时学习成绩非常好的学霸,也很难说心理素质好到云淡风轻地对待高考。即便许多人包括我顺利地考上不 错的大学,大学毕业后又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,对高考的担忧和期盼早已渗到大脑深处,睡在潜意识中。在梦境中,这种潜意识可能会屡屡被激活。于是一次又一次 在夜深人静的睡梦中参加高考,曾经所担忧的考砸的景象,反复在梦中出现。
 
  我想曾国藩所述这个梦,应该和我以及其他许多人到中年后还梦见高考的成因是一样的。明、清两代的学子科考之路,比二十多年前的高考,要艰难得 多。县试、府试、院试、乡试、会试,到最后殿试成为进士,淘汰率极高,能走到最后金榜题名成为进士的,那概率比彩票中大奖还小。许多才华出众的人如蒲松 龄,终身在科举路上蹉跎。曾国藩考了七次,才成为成员(秀才的俗称),考上秀才的第二年参加湖南乡试中举,然后参加过三次会试成为进士。这已经是很顺遂的 了,他的同乡前辈、大学者魏源直到五十一岁才考上进士。他的另一位同乡左宗棠尽管立下收复新疆的大功,也是大学士、总督的高位,却一生为只是一个举人而耿 耿于怀。
 
  可见科考对曾国藩那个时代的士人是多么的重要,曾成为进士后,改变了他个人和整个家族的命运——甚至可以说改变了清朝的命运。尽管他仕途顺利,三十七岁就成为从二品的侍郎,后来更是封侯拜相,但科考这个结伴随其一生。
 
  当然,曾国藩早年就立志做圣贤,在道德上、学术上自我要求很高,所以他在日记中对那个“枯涩不能下笔,不能完卷”的梦做了一番发挥,说自己“学术一无所成,亦不能完卷之象也”。
 
  科考成功的人,会做考场上不能完卷的梦;而科考失败的人,则会在梦中寻找安慰。中国古代几乎人人皆知的典故“黄粱美梦”就是如此。落第的士子卢 生经过邯郸,住在一个酒店里,向仙人吕洞宾倾诉自己的失败遭遇,吕洞宾借给他一个枕头入睡。卢生在梦里娶了清河崔府里一位高贵而美丽的小姐。第二年,又考 中“进士”,后来步步高升,做到“节度使”“御史大夫”,还当了十年“宰相”,后来受封为“燕国公”。可梦醒后,店家煮的黄粱米还没有熟。
 
  曾国藩在日记中记梦不止一处。如同治三年(1864)十二月,他记载“梦见姚姬传先生颀长清癯,而生趣盎然”。姚姬传即古文大家、桐城派的开创 者姚鼐。姚鼐生于1731年,卒于1815年。1811年曾国藩才出生,显然他不可能见过姚鼐。曾国藩的文风受姚鼐的影响甚深,被人视为桐城派的传人。因 此他在学习姚鼐文章的时候,恐怕会一次次想象这位前辈先贤的模样。出现在梦境中的“颀长清癯”形象,符合对一个偶像级大学者的想象——一般不会把这样的文 豪想象成一个矮墩墩的大胖子。
 
  同治七年(1868),曾氏日记载:“梦刘文清公,与之周旋良久,说话甚多,都不记忆。惟记问其作字果用纯羊毫乎?抑或用纯紫毫乎?文清答以某年到某处道员之任,曾好写某店水笔。梦中记其店名甚确,醒后亦忘之矣。”
 
  刘文清公即刘墉,前些年电视剧中大红大紫的宰相刘罗锅,谥号文清。他是清代著名的大书法家,逝于1805年,此时曾国藩还未出生。曾国藩文宗姚鼐,而书法推崇刘墉。他在案头不知道临摹、参详过多少次刘墉的手迹,于是刘墉这位书法偶像,和姚鼐一样出现在梦境中。
 
  咸丰十年(1860)十一月,曾氏日记中写了这样一段饶有意趣的话:“古人云昼课妻子夜课梦寐。吾于睡梦中总乏一种好意味,盖犹未免为乡人 也。”男人白天要为养家糊口、教导儿女奔忙,只有晚上在睡梦中忘掉这一切,去梦那些美好的事物。可曾国藩很遗憾连这样的梦境也没有。此时他刚就任两江总 督,驻节在群山包围的安徽祁门,指挥军队与太平天国骁将陈玉成的兵马鏖战。朝廷经营多年的江南大营已被太平军扫平,天京之围顿解。苏州、安庆等重要城镇皆 在太平军手中,驻在祁门的曾国藩大营差点被太平军包了饺子——作为清廷在东南最高军政长官,面对这样的情形,他确实难以安睡、做个好梦。所以只好以自己还 是乡下人自嘲。不过,我揣度,他少年时在湘乡山村做的梦,一定比战场上的梦更美好。
 
  因为,少年时光是最美的,故乡也是最美的。
热点关注
盘古网络

版权所有©河北尚学苑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地址:河北省石家庄市广安大街91号世纪方舟大厦B座16层 

电话:0311-89179939,订报热线:0311-89179882 邮箱:sxy618@sxy618.com

ICP备案号:冀ICP备18028968号-1 主体:河北尚学苑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:盘古网络[定制网站]